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突然想有个帅哥陪着,亲吻,诉说,谈恋爱。或者,不“谈恋爱”,就只是互相沉浸在心满意足的气围里,就像收藏美好,在大把的时间的沙漠里收藏绿洲。还记得特别美好的片断,就是香港山顶的求婚(我没答应)、泰国船上合影、坐大船去瑞典还是哪里,看大海的波浪、在一棵开满花的树下躺着唠嗑,风一吹花瓣洒下来……

晚上一个人想到这些,可惜手边也没有酒。只好叹一口气。想到这些,也许是热烈的青春期与相对平静的成年生活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吧。我常在微博上看到读者留言说,我的小说陪伴了他们的高中或者大学生活,现在一切物是人非,他们就很怀念那时的我们,那时的青春。80后是失落的一代,允许理想主义的时光短暂到只有几年,随后便被生存的危机给吓倒了。90后比我们聪明,也比我们宽裕,一上来就开始创业,哪有当年我们那么多文艺青年想把自己的生活过成文艺范儿呢。这并不说明我们就不幸福,有过一段完全相信自己能够改变人生的生活,是一辈子难以磨灭的记忆。那些有过而后来忘记了或者放弃了自己理想的人,他们的眼神里往往会流露出一种茫然,那种眼神让我很心疼,就像看到一个失去了珍宝的人,无能为力。

下午,开车去法语联盟还书。我已经不去上课了,书也迟迟未还。看到三环堵车,身边人问我“你对这里有什么舍不得的吗?”“没有。”我狠狠地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那些舍不得的都已经变了。”

舍不得的是充满着摇滚青年的那年的五道口,大冬天我们坐公共汽车或者骑自行车去看演出,因为没有钱打车,更没有私家车。舍不得的是有许多把艺术当成生命来追求的北京,如今他们四散,如同蒲公英。舍不得那时我住过的菊儿胡同的小楼,院里有两棵美丽的树,一到春天,就开出粉红色的花朵,那时候南锣游客还不多,地上铺着的还是青石板,奶酪店的味道很正,没人排队,现到现吃;舍不得的是那时的我们,充满豪情,坚决不信命运的捉弄,相信靠才华和努力能够改变人生。现在我有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完全无法改善生活,甚至经常扰乱生活。然而豪情还在,压在心底,等待释放的那一天。

北京是个你从来都无法完全拥有的城市,也是个从来都不会彻底抛弃你的城市。因此,离开也不代表我就失去了北京。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