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方的词语——评春树的诗

 

正方的语词

舒洁

 

春树的诗歌是一个不可妥协的世界,这不是固执,这是源自独立性的坚守。如果你承认人的体验具有不可替代性,那么,你就不会轻言另类。

她对《召唤》的描述是冷寂的,那是真实的孤独。人会自囿或被动囿于某一时间中,这时,渴望挣脱就如精神历险,这不可说,但可写,比如诗歌。她的《召唤》带有鲜明回溯的印痕,那个过程,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图景绳索一样捆绑着什么?她召唤,当她独自离开走到“铁门”之外时,她获得了诗,同时实践了充满奥秘的尝试。

《上午,经过长安街》读来心痛,这样的体验存在共性。春树诗歌的独特性在于,她摒弃修饰,她为故者塑像,借助于精神附丽。她崇尚真实,“好好看看吧”,在诗中,她引用弟弟的话语,这样对父亲说。仅此一句,就将春树还原为为父送行的心碎的女儿——我们说诗歌,还有比心智花朵更可贵的品质吗?

心在路上,不可知的一切也在路上,这是我读《大家都孤独得发狂,我对她说》的直接感受。在资讯发达的今日,我们在无意中丧失了什么?手机和网络基本替代了信札,我们正在失去书写。在这首诗歌中,春树用平静的语气揭示了空间与隔膜:“像曾经每天都经历的/那是17岁时的孤独”。诗意行走的意义不是为了寻求开解,而是渴望复活,归隐心底。

除了这一组,我也读过春树另一些诗歌。我想说,诗歌是宽容的,她在《思维的深度和思想的高度》一诗中所表达的,就是宽容。春树的诗歌有自己的体系,感觉的、语境的、进出自如的体系。她的诗歌指向直接,不循旧路,不失蕴籍,不故作高深,不回避痛楚,不拒绝欢乐,不伪装深沉。她是一个熟读生之本质的人,但其表现波澜不惊。

春树写得好,就该肯定,这不难。《诗刊》的“发现”是一个比较有影响的栏目,这个栏目的出现,说明了《诗刊》的自觉与慧眼,这是透过平易所体现的权威。我不认识春树,但我愿意在此肯定她的诗歌,因为我在她的诗歌里的确看到了80后诗人特立独行的诗歌气象。特色,不就是不同寻常吗?看她的《该怎么称呼他的名字》,就如在读一个寓言。

春树是孤独的,这几乎成了她这组诗歌中的关键词。没关系,如果我们能够在诗歌中看到美丽的孤独和绽放,那就是必须尊重的所得。正如春树在《夜幕下的我们》一诗中说:“那应该是座教堂/它必须存在。”我个人认为,继翟永明之后,春树是一位极具承袭物质的诗人,她是那种在洞悉了轮回奥秘后懂得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人——安静,并不会影响诗之呈现。春树的诗歌从未被逆敏感孤独的心,她的诗歌语言棱角分明,犹如切开橙子看见内里,亦为心之所至,血脉贯通。这,就是我推介春树诗歌的理由。

2013年3月17日,于北京南城。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