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

目前,B在我生活中已经退到不会影响到我心情的位置,这是我以前就预想到的。在那时因想念他而睡不着的夜里,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你会忘记他的。你知道,这是规律,你每次都能将想忘掉的人忘掉,这次也肯定能。

那时的夜特别黑,特别凉。

我和妹妹睡在一个炕上,每天晚上我都要向她说上几遍B的负心事才合上双眼。就是这样,我也心潮起伏,B好像从遥远的地方向我示威,“你终于后悔了吧?”“你会后悔的。”他曾经在给我的一条短信上这样说。

去年冬天,我下火车时就看到已经飘雪。坐汽车时一路都在下雪,现在的车现代多了,非常舒服暖和,还放香港电影。我和座位附近的男孩聊了起来,他穿一条军裤,原来他在天津上军校。他后来先下了,我们没有留联系方式。我曾犹豫过,但仍然没主动提出。我现在对人已经有了戒心,哪怕看起来没问题的人或事我仍然会担心、怀疑。
天上下起来大片的雪花,那真的是飘雪。 真的是在飘扬。
B像一个鬼魂一样纠缠着我,使我不得安息。他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都历历在目,却那么矛盾,仿佛他是一个孩子,不用为承诺负责。

有时候仍然能想起B来。他那时的眼神是笑着的,后来就变得冷酷,我想到便打冷颤。并非没有预料,只是他变得太快,令我也应接不暇。

从书店里买了一本美容类的书和一本占星类的书,走到街角在小摊上买了几串炸蘑菇和青菜,再走两步来到“风雨网吧”。我和我妹买了瓶“蜜桃多”,开始上网。

我放上熟悉的歌曲。那年我和我妹就是在同样的网吧里听着同样的歌曲。记得那时候老刘经常开车带我兜风,还在长安街请我吃了一个美国牌子的冰淇淋。草莓味的吧,我想。我们常常在他车上听这首歌,我常常跟他说我爱情的烦恼。记得那时候,我们也说过,就算分手了也要做朋友。可是,“命运不能更改。”

我这次回来是为了给爷爷上坟。

我竟又想起他的脸。农村的春天风依然料峭,吹在脸上麻麻的,我的皮肤本来就很干,被风一吹,上面肯定布满了肉眼所看不到的细细碎碎的伤口。我与妹妹坐在已经解冻的河边,望着潺潺的溪流,给他发了条短信:你好吗?

2008年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