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一次采访

吕露同学在2010年为我做的一个采访:

1:我们知道青春是用来叛逆的。但在你这里,青春大致是用来叛乱的。你的叛乱何时可以有个尽头?我的意思是你的青春到底能够灿烂多远?

嗯,过两天,估计到你的采访登出来的时候,就满27岁了。从17岁到27岁,这十年,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实现我的一个价值观。这可能就是大家说的叛逆或者叛乱。那时候,我在诗里还写“我的青春是多么多么的长”。从现在开始,我要开始实现我心目中的另一个价值观,至于是什么价值观?现在保密。

2:如果没有诗歌,我们都只是一个街头美女,一阵风就能将我们吹得无影无踪,我想知道的是:你对诗歌是否怀有恩情?

如果没有诗歌,至少我们还都是对诗歌有欣赏品味的人。独特是因为创造力。如果没有诗歌,至少我还可以把我的小说拍在桌上——小说也是我的作品。

恩情这个词好奇怪,换个词吧,我对诗歌怀有爱。

 

3: 18岁那年,萨冈出版了《你好,忧愁》,在法国一夜成名,接下来她酗酒、吸毒,直到把自己的才华糟蹋干净,而你17岁出版了《北京娃娃》,面对突如其来的名声,你是否有足够的恐慌与冷静?

萨冈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嘛。法国人就是大胆而浪漫。实际上她比我要有名得多、有钱得多。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都喜欢萨特,她比我幸运,那时候萨特还活着,他们成为了朋友……传奇人物就该互相认识才是。从写作上来说,我欣赏她文字里的淡淡的哀伤和随意感。我在这方面沉重多了,我只能用死亡或者逃离来解救我小说里的人物。我更偏爱悲剧性的主题。

可能有一大半的中国读者并不喜欢萨冈的生活方式,在他们阅读文字之前,就已经会因为萨冈的“高风险”生活而质疑她的文字。在常人的理解里,一个作家最好贫穷而艰苦,萨冈年纪轻轻便顺风顺水,她有自己的生活体系,根据我的理解,就是解构掉所有严肃的、沉重的东西。

我其实最讨厌的就是“寻欢作乐”,我讨厌浪费时间在无意义的社交上。我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名声,让我更喜欢一个人待着。恐慌并不是面对媒体,而是面对自己。

 

4:与诗歌相比,小说只是一堆故事而已。于坚说:那些小说家都是诗歌之蛹变成的。但在那些蝴蝶中,没有小说家。他的这个说法,你觉得有道理吗?

我基本没看懂这句话。

他是不是在说诗歌比小说更重要?或者说,诗人更比小说家更有趣更本质?

 

5:今年3月,在一个博客上发现你参加了由北京100多位诗人与画家组织的燕山松鼠会。小有惊喜。在中国,你是为数不多的热衷环保的年轻作者,是什么事激发了你对人类环境的关心?

这个,我不知道。我是被参加的。哈哈。我是国际环保组织greenpeace的志愿者。

中国人的视野一定要远,要开阔,环保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我们的大好河山现在被破坏得很厉害,食品也不安全。以后有机会和时间,会更加投入环保事业的。

 

6:我知道你热爱旅行。去过国外的许多城市乡村,你最乐意跟什么人旅行?最愿意在何处栖身?为什么?

我喜欢和志同道和者一起旅行,最好能同时考察这些地区的历史和人文。以前我仅仅是用眼睛去看,没有用内心去思考,以后会去一些我很感兴趣的地方去考察,比如,俄罗斯、新疆。

 

7:杜拉斯说,写作是黑夜在眼前展开,无边的黑夜。她说的是孤独之美。你害怕孤独吗?

孤独是肯定的。这是基本事实。只是,害怕孤独,孤独就不存在了吗?

 

8:你的作品一直在探索个人的历史,不是吗?它们很容易让我联想到自白派诗的西尔维亚?普拉斯,但我反感普拉斯的自杀行为。比起该死的厌世情绪,我崇尚乐观主义,我很高兴滴看到,大多数时候你是积极的。不过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沮丧?

普拉斯是她自己的人,你没有理由反感她的行动。死,仅仅是她自己的事。

沮丧……这个词我甚至在小说里都不怎么用,我经常用的是“痛苦”、“失落”、“迷茫”等词。 沮丧意味着在面对挫折之后的放弃,这个我是不会的,因此,我从不沮丧。我会有非常痛苦的时刻,但我不会感到沮丧。

 

9:请你给爱情一个比喻。

不知道。等我知道了再告诉你。

 

10:我们都有过无数梦想,但现实的强大,会让它总在变动不居中,以至于我们常常忘记了自己真正的美梦,此刻,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没有所谓的梦想。我只有一些目标和计划。梦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是可以实现的。我相信这一点。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