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树2016年5、6及7月的诗

 

半夜的饺子

 

半夜饿了
去厨房煎了
我妈下午包的饺子
韭菜猪肉馅的
香极了……

真舒服
这饺子盛在
一个俗气的盘子里
却看着那么亲切
让我觉得
更踏实了

微信里
朋友正跟我说
“我觉得哪儿都一样
有我家人的地方最好”
我说:
“其实
绝对的孤独
我也做不到”

2016,5,4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静静地听德沃夏克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
用耳机听德沃夏克
我最喜欢的那一段
是大提琴拉出来的
我曾在柏林爱乐
听过马友友
拉这一段的
现场
当场我泪水迸出
犹如音乐四溅
现在我听的这一段
不是马友友拉的
依旧好听
这是由我的高档的无线耳机里传出来的音乐
我闲置了一年多的
放在北京的耳机

2016,5,4

 

一个当不了朋友的网友

 

我无意中点击的“附近的人”
让几个在柏林周边的陌生人
看见了我的微信
其中一个用漫画女孩当头像的人
跟我打了个招呼
我也就加了

仅有的几次交流
都是在谈吃
比如我说我正在吃湖南菜
他或者是她
问:什么饭馆
诸如此类
作为海外中国人
谈吃太正常了
简直是正常得
不能再正常了

我客气地说
“有空出来吃饭”
他或者她
也没有拒绝

“你也是女孩吧?”我问,
“这是什么漫画?”
对方却没有回答
只发来三个“再见”的小图标
什么意思?
以为我是骗炮的男人吗?
去尼玛的
我先删了你

2016,5,5
 

我无法相信一切都魂归何处

 

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让我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
也得接受

在我快生孩子的时候
姥姥在老家
在睡梦中去世
没有人告诉我
直到今天

谈起要不要回老家
我妈说
“回吧
回去给你姥姥烧点纸”
我听不懂这句话
直到她说
你姥姥已经去世了

我第一反应就是姥姥还没有见过我生的孩子
而我也再也见不到姥姥了

我知道他们为我好
才没有告诉我
即使当时我知道
也没办法从柏林回山东老家
但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此时将我击中
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让我难受

2016,5,15

 

 

喂奶茶
“我给自己泡了一杯喂奶茶”
老公这么告诉我,
“反正家里只有这么一种茶了”

我哈哈一笑
没说什么
想起他曾经特别羡慕
我可以给孩子母乳

2016,5,21

 

你知道我已经很久不看古龙

 

删了J之后
我心如死灰
我就她这么一个
心灵知己
然而我删了她

偶尔迸出个星点子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她duangduang跑上楼的时候
我弄混了她和她的诗
只记得那时候我们都很瘦
那时候我很容易就爱上一个人
平均两个星期失一次恋
我们的沉默都是默契
出门都是行为艺术
坐在公共汽车上
我们比赛谁比谁说得话更多
我们控制不住要向对方自我表达

“对于朋友,就是这样,失去一个,就再去找另外一个。”
她引述过这句话
我不喜欢
我自以为不可代替
无法替代

我把她删去后有几次试着再把她加回来
但她没理我
哈尔滨的冬天很冷
海南的夏天很热
这些都变成了
你们自己的事

2016,5,22

 

插座

 

插座太小
每用一个
就要拔下另外一个
拔下钢琴用的台灯
插上落地灯的插头
要插上手机充电器
先要选择拔下一个
比如电脑充电器
(我抬头看了看电脑,还有很多电,电池那格满满的)

2016/5/23

 

诗人

 

两个诗人
咖啡馆对座
窗外飘着小雨
他们谈到写作、
焦虑
不知是谁
首先想到了农民

写作如同种地
每年你刨去化肥、农药、种子费
人力
满打满算
一年就能出这么多粮食
一年挣个万八千块钱吧
但是不种地
我们又能干吗呢
他们一个说要学油画
一个说要学网页设计
好在他们本身
也不会种地

2016/5/23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为什么越过越惨
越过困难越多

仿佛这几年
都在翻山越岭
就连大晚上都拎着手电筒
日夜兼程

但困难依然越来越多

 

 

黑与亮

 

“只要想到未来我就眼前一黑”
看到朋友发在朋友圈里的信息
让我眼前一亮

2016,5,30

 

语感

 

“在一天之内能发生许多事的今天”
发完这句话不久,我才意识到,
完全可以说“在瞬息万变的今天”

 

2016,5,30

 

在柏林看到“中国工商银行”几个字想念我的汉语

 

以前真不知道
看到许久没见的汉语
就像他乡遇故知
又像久旱逢甘霖
在柏林坐公共汽车
路过广场
先是看到icbc
又看到“中国工商银行”几个字
我竟然激动万分
在心里已经喊出来:
“爱存不存!”

 

2016,5,30

 

爱情关系

 

一个不愿意死得很难看的人你也没必要为他死得很难看
一个愿意抛弃姿势的人才值得你不顾一切
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样开放和诚实
不是所有的人都了解你
明白你在说出“爱你”时
早已忍住了一百次想说“我爱你”的冲动

2016,6,13

 

 

朋友们

 

朋友们都说,请你收放自如
但你说朋友们,你们不懂
但我明白你们的意思
请不要再说了

2016,6,13

 

 

Hallo

在五分钟的小憩中
我想起了多年前

当我们坐在便利店前的长椅上看施工队正在修路
那时候的北京已经不再是我所了解的那个

那么陌生
但一切并不奇怪

我无法再言语
正如你抛弃了语言
我也再说不出来什么话

我该说什么呢
又该做什么呢

是不是以前的我会知道呢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切迷茫,但这不是你造成的,所以不要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并不是你,你也并没有让我伤心

如同你是有灵魂的
你会备受折磨

 

2016,6,20

 

幼儿园

隔壁幼儿园的男老师正在和小朋友们说话
用我听不懂的语言
和善、包容、温柔
这一定体现出了德国最好的一面
我坐在室内
就像听他与童年的我讲话

2016,7,2

 

 

夜半三更看邮件

你所忘记的事情
并不是没有发生
更没有完全过去
你看了这些邮件
终于搞明白了你们为什么最终分道扬镳
消失在对方的世界
在半夜你看完邮件
叹息了几下
隔空点上了一个句号
这不是战争纪念碑
更不是倒下去的尸骸
那是两颗灵魂的真实坦露
多年之后你才明白
就让她离开

2016,7月6日

 

深渊是否在注视着你

突然明白了
也许他/她不是讨厌你
他/她只是讨厌你做的事情
那里有你

2016,7月6日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