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的诗

六月底的诗

我们该如何生活?我们该怎么办
太多的问题在我脑里形成蜘蛛网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生活的问题、现实的问题
面对永恒我只能哭泣

然而面对瞬间
我目瞪口呆
浪费了时光
那些大片的草地、金黄的阳光,雪夜……浪费了
浪费了我的青春
浪费了北京
浪费了大把挣钱的机会
浪费了得到救赎的可能

在地球上最遥远的角落
得到幸福都是有可能的
对我来说,幸福并不可能
至少目前……

我与猫相对无言
搂抱着度过那些孤独的夜晚

我数硬币
总是不够
总是差一、两块钱
那么多硬币,洒满桌子
然而不够

我的美丽也是多余
路过我的男人说
“How nice…”

在我没留意的时候
樱桃成熟了

地里的东西都会成熟

我们没有房子 没有钱 甚至没有爱
但我们有别的
有些是我们喜欢的
有些是不想要的

还有些朋友
他们也需要独自承受
他们的生活

今夜如果我变成老妇
或者在很早前就死去
就不必再面对此时的处境

我出门散步
为了结束这首诗
拍了许多照片
夜晚的滑梯
儿童乐园
怀孕时曾坐过的秋千

窃窃私语和甜言蜜语从草丛传过来
迎面而过的人
我一个都不羡慕

2017/6/11

 

熨衣服

我曾爱过的男人
在夜晚的灯光下
给我仔细熨过一件衣服
似乎是件衬衫
他慢慢熨着
我坐着
熨好了以后
我说了句谢谢

 

2017/6/11

 

与之相对的是否还有另一种生活

已经厌倦了
特意去争取什么
只要试过一次
就累了
我搞不懂
这是消极
还是成熟
我就想坐在这里
看看会发生什么
看看天上是不是会掉馅饼

2017/6/11

 

我的朋友和我

朋友离婚后迅速再婚
这次是真爱
让我羡慕又感慨
过了一阵
他说他们吵架时提到了离婚
这次离了他就不想再结了
他说我就是老想跟别人上床
我说我懂
他说太好了
我就知道你理解

2017,6,11

 

“它把我劈成了两半,
我再也不完整了……“

“你怎么跟说处女膜似的?”

我一愣,“可我真的觉得自己受伤了”

“好,我今天就给你买除剖腹产伤痕的药”

2017,6,11

 

初夏的一天

初夏的一天
在北京的最后一天
我去看望友人
看望她
和她的儿子
我们一起吃饭
饭后他送我去地铁站
他比我高很多
我似乎能看到他的眼睫毛
长得像混血儿的男孩
品位高级
和我曾经一样
喜欢穿贵的衣服
他还喜欢足球
他六岁的时候
咬了我一口
现在他十八岁了
我试图忘记他得了白血病
他的脸一点也不苍白
比我还黑

2017/6/11

 

蛤蜊

我买了一斤蛤蜊
有一只
在我清洗时
咬住了我筷子
吓了我一跳
头一次
我意识到
它们也是活生生的
还在活着

炒完蛤蜊
只有一只没有张口
紧紧闭着
我觉得
就是那一只

我没有吃它
怀着敬意

2017/6/21

 

缪斯在柏林

我家附近 街角电线杆上
有个小筐
放着一首首诗
路人可以随意选取
雨后
里面每一首诗都淋湿了
我从中抽了一张
回家用google翻译
它说“你是美的”
作者是Rose Ausländer
这是一份礼物
由一个诗人
和一个好人
送给另一个诗人

2017,6,23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