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时空交错三场景

 

一.

这是4月20日凌晨0:18的巴黎。

我和朋友高宅弟坐火车从巴黎市地区回他所在大学的郊区,上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孩牵一条狗,男的坐在她旁边,寸头、牛仔裤,一双黑色vans球鞋。他的眼神坚定、无畏、纯净。我看得目不转睛。这就是我渴望看到的眼神,这就是我想认识的人!真想把他拍下来,然而不太合适,又想录下来。最终我觉得只要用笔记下来就好。

我想和他一起过这样的生活,原来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原始的、酷的生活。

他的耳骨上打了个耳钉,一瞬间我都也想打一个了。他看起来不像是法国人,也许是德国的?他看起来比一般日耳曼人要苍白矮小一点儿,但脸型还是有相似之处。气质上,他和我年轻时喜欢过的一个男孩子很像。

在巴黎坐地铁,尤其是回郊区的地铁,很少能见到这样酷的家伙,今晚是第一次我看到这么让我喜欢的人。他简直就是我的同类,是我遗落在过去的理想生活。我喜欢这种反叛的、坚持过自己生活的、非主流的、亚文化的人。

主流的美千篇一律。

我还想再见到他,但是换了一辆火车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

 

 

二.

我是在一场婚宴上认识他的。

那是柏林郊外的一座小巧、可爱,屋里设施布置得又格外富丽堂皇的度假别墅。我们是来参加白德昌的大学同学的婚礼。新郎是俄罗斯裔,学者。

我遇见他的时候是我们到达的第二天。也是要离开的前一天。白天,是浪漫又轻松的婚礼仪式,下午,来自全球各地的人们随意交谈着,喝咖啡、吸烟、吃蛋糕、喝酒,也有人在湖边抽大麻。还有人在游泳,有人在荡舟。这是七月的普通一天,也是天气格外好,空气格外澄净的一天。

来宾分为新郎的大学同学,以及新郎新娘各自来自于俄罗斯的家人。其中有些人早已在德国定居。他的大学同学分布各处,新郎格外聪明,他在世界上的几所著名的大学都上过学,比如牛津、普林斯顿、索邦。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正式晚宴开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座位正好在桌子的边上,离另一个桌子很近,进出不太方便。坐在我旁边的男孩来晚了一会儿,此时桌上有点乱,他找了一会儿酒杯,没找到空的。

“这是你的酒吗?”他用英语,指着我旁边的酒杯问我。

“我猜是。”我说。

“可以给我拿一下那边的杯子吗?”他问坐在我旁边的白德昌。

白德昌把杯子拿给他。

我们交谈了几句,他说他是新郎的侄子,住在柏林。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那是一张带有明显俄罗斯血统的脸庞。一瞬间,所有从文学书里看到的俄罗斯记忆全部复活。该叫他卡莎还是米佳?一瞬间,我看到我们手挽手冲向夏季的田野,我们在湖里徜徉,那一瞬间,我爱上了他。

 

三.

我坐在位于第41街的纽约中央图书馆旁边的绿色小椅子上,等着朋友找我。

上一次等她,好像也是在这里,那还是几年前的冬天。

今天我有点沮丧,充满了挫折感。有些人生下来就拥有的东西,我需要经过重重奋斗才能获得。我现在依然处于一个过程中。虽然有些人没法像我一样,有实现自己的才华的能力,虽然我也常常感到,一无所有。

我们去逛第五大道的商场和专卖店,越逛我越沮丧。这都是些我买不起的奢侈品,也许我一本诗集挣到的稿费,只够买其中一个或两个包。

啊,这是多么不同的两种生活方式,两种价值观。我的朋友一直在劝我要华丽转身,否则再过几年读者都会忘了我。她说你应该拓宽自己,改变自己,她提了许多建议给我,有些靠谱,有些不。

我嘟囔着说我也不在乎谁记得我。

啊,籍籍无名是多么可怕!在一个我未曾征服的地方,在一个仍然被当作无名之辈对待的地方。萨特说,“在得到一切之前,我什么都不想要。”

经过了欧洲之行,再看纽约,已经有点无法忍受她的粗糙世故了。以前在这里,我经历了一些故事,这次还会再有故事发生吗?天阴沉起来,开始下雨。帝国大厦的顶端融于云雾中……什么时候会登上去,就像那部经典的电影《金玉盟》里那样。这还是未知数。纽约,再留一个惊喜给我。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Got something to say? Go for it!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