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小说

美国梦想

找出原来的一篇文章,现在看看还挺有感触。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光年之美国梦》的原因吧。


 

 

 

 

 

 

 

 

 

&nbsp[……]

阅读全文

敌人易得

林嘉芙给那个叫尼玛的藏族男孩回短信:“我还好。想和你聊天,等你有空的时候吧。”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你在哪儿工作?”

一直好几天,她都没有跟尼玛联系,本来他们约好有天晚上一起在她家楼下的那所西藏学校聊天的。那天晚上林嘉芙完全忘掉了这件事,事后想起来,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或发短信解释一下。[……]

阅读全文

忧伤的三流小说

在我扯下手机的耳机,广播的音乐戛然而断后的几分钟,我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声音,原来是下雨了。

我打开阳台的门,探出头,雨突然而至,让我闹不清楚它是什么时候下起来的。

那是个夏夜。我忘了从哪里回来,路过演出场所MAO的门口,看到那里聚了许多人。哦,今晚是周五啊,这里有演出。我看到一个熟人刘旺坐[……]

阅读全文

永别玫瑰学校及末言:你看天是蓝的。——选自《红孩子》

第十章

永别玫瑰学校

在最后一个夏季的下午,我去学校取了成绩单和录取通知,居然见到了久违了白茹。她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下。录取我的是那所离北大很近的职高。我略带疲惫,谢过白茹,踏上了走出学校的林荫路。

那天夜里,我把初中三年东西都集中在阳台上,点了把火,火很快就把王姗姗和刘妍[……]

阅读全文

序曲及光阴的故事——选自《红孩子》

序曲

1

一点点地写,不怕写得慢,很多东西,的确是来自我一点一滴的回忆。可以说,我是一个随时活在过去的人,我的记忆力总是那么地好。虽然这些记忆并不影响到我现在的生活。甚至对于不了解我的人来说,他们甚至不觉得我有什么往事。是啊,我这个人有些神秘,神秘就神秘在我平时看来一点也不神秘,我常常是[……]

阅读全文

活不下去——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第十章

厌世者

蓝色寂寞去通州上学后有一天来看过遇断。说他前几天自杀了。

应该是自杀未遂,不然他也来不了。

他挽起袖子,遇断这才看到他戴了一个绿色的护腕,蓝色寂寞自己把手上的护腕摘下,他皮肤上盘桓着深深浅浅的道子暴露出来,还有黑色的缝针的线。

你为什么要自杀?遇[……]

阅读全文

全民崩: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怒不可遏

 

春末夏初,遇断有了一次荒谬旅行。是去某省省会J城参加一个类似于“玫瑰之约”的节目。节目结束后,遇断和沙子走在路上,沙子陪她回宾馆。“你说得挺好。”沙子说。中途她决定去喝咖啡,天上下起了雨。真的是小雨,毛毛雨。她感到久违的愤怒,好像刚打完仗,险胜。

她[……]

阅读全文

光年——选自小说《光年之美国梦》

光年

生日那晚下雨了。朋友们陆续赶来我刚搬进去的小公寓,聊天、嬉笑、打闹,喝光了三瓶酒,红、白葡萄酒和Rum酒。没有人喝醉,我也没有。

我的前男友也来了,但我们几乎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几个外国人躲在客厅说英语,我们中国人在厨房与走廊之前说中文。

凌晨三点半,大家终于都走了。[……]

阅读全文

曼谷惊魂——选自《光年之美国梦》

第一章

我们又踏上去远方的旅程。一想到要离开冰天雪地的北京,我们都长抒了一口气。

飞机上。我的头隐隐作痛。Martin在看一部欧洲电影。我翻遍了飞机上的免费杂志。百无聊赖时想看小说,找了半天才想起来书都放在托运的行李箱里。接下来的时间没法看书,这让我有些后悔。

我拉拉他的胳[……]

阅读全文

42天——选自小说《光年之美国梦》

四十二天

在等待签证期间我与宁的生活。

10月24日
清晨我目送Martin出门。临走时,他让我一拿到签证,就立刻跟他联系,他会立刻在网上给我订一张去美国的机票。
我的护照还放在美国大使馆。之前一个星期是我们两个人最焦躁的阶段,每天都给大使馆打电话问签证的事,他们不是没人接就是语焉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