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感悟

重建对生活的信心 ——写《乳牙》的过程及漫谈长篇小说写作

这是给《花城》杂志APP“爱花城”的微课所写的讲稿:

大概在十几年前,我就开始断断续续地开始写这本书,我的上一本长篇是2010年出版的《光年之美国梦》,之后我除了写过几个短篇和一些散文,就是写诗。我在诗上面遇到的问题比较小,自己能够解决,甚至能在原有的写诗基础上有所突破,但写长篇,我完全没有把[……]

阅读全文

一点话及创作谈,关于《乳牙》

一点话及创作谈:

 

我不知道我这本书算不算“小说”,我写的时候是按小说来写的。

写完以后我用了很长时间来改结尾,我甚至参考了一些经典的俄罗斯名著,还看了一些给过我启发的小说,最终我觉得我只能写自己能写的。这可能是句废话:我只能写自己能写的。我写不了别人能写的。

写完初稿,我发给几个朋友看。其中有[……]

阅读全文

这日子没法过了

 

从小卖部买了一瓶百威和一瓶看上去像带酒精的果汁饮料外加一包白色宝路,我跟那个越南裔女售货员说拜拜,迎着门口台阶上三个工人,看上去像东欧的,我往家走。这是我今晚给自己订的“写作套餐”。写作总不能老腾出手来卷烟吧。算算离最终交稿时间还有五天。实际上我早就写完了,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我[……]

阅读全文

随便写写

一天五十个单词。
锻炼身体。比如做瑜珈。
陪孩子玩。
继续写新小说。

我得经常跟自己说,你行的,你可以的,just do it![……]

阅读全文

北京夜雨

夜雨,北京

 

删掉你的微信
又加回来
取消你的instagram关注
又关注上
屏蔽你的朋友圈
又忍不住一再偷看
听着你放着音乐唱出声来
莫名其妙 想起《红楼梦》和许仙
唉,我肯定是疯了吧
没事儿我就认了吧
爱很有可能是种秘密武器
也有可能是种幻觉
柏[……]

阅读全文

你是我的镜子

IMG_0029

 

 

 

 

 

 

半夜睡不着,翻身起来听Radiohead最新专辑,整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今天我得知素未谋面但交谈甚深的一位占星师的抑郁症再度发作了。她说每天脑子都不清楚。我说我爱你,如果需[……]

阅读全文

2016年夏

unnamed

 

 

 

 

 

 

回北京……

回北京后,我几乎天天出门走亲访友,以填补我在柏林生活了一年多的精神空白。除了雾霾严重的那几天我只好憋家里。回来半个月,就赶上两次霾,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比例[……]

阅读全文

2010年的一次采访

吕露同学在2010年为我做的一个采访:

1:我们知道青春是用来叛逆的。但在你这里,青春大致是用来叛乱的。你的叛乱何时可以有个尽头?我的意思是你的青春到底能够灿烂多远?

嗯,过两天,估计到你的采访登出来的时候,就满27岁了。从17岁到27岁,这十年,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实现我的一个价值观[……]

阅读全文

天启

疲惫的一天结束了,时间指向凌晨一点半。最近总是这么晚才能休息,才能有点独处的时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打算把书房的灯和电脑关掉睡觉,结果坐下来,被音箱里正在播放的歌吸引了,一下子听了进去,就像第一次听到它,又像是许多次听它。是罗大佑的《那是我不能了解的事》。我想到了少年时的暑假回老家,就听的这首[……]

阅读全文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突然想有个帅哥陪着,亲吻,诉说,谈恋爱。或者,不“谈恋爱”,就只是互相沉浸在心满意足的气围里,就像收藏美好,在大把的时间的沙漠里收藏绿洲。还记得特别美好的片断,就是香港山顶的求婚(我没答应)、泰国船上合影、坐大船去瑞典还是哪里,看大海的波浪、在一棵开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