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爱谁谁

在一个阴暗的下午,在狗子家和他聊天

采访:春树

 

%e7%8b%97%e5%ad%90

狗子,作家,1966年生于北京。1989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曾在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任编辑、记者。出版作品《一个啤酒主义者的自白》《一个社会寄生虫的愤怒》《空谈》等。

 

老早就想找狗子好好聊一聊我们的写作和生活问题,我们近[......]

阅读全文

昨夜星辰昨夜风

贝娄与诺曼.马内阿的访谈录里说他随同父母从圣彼得堡移民到加拿大,一下子沦为贫民。在首都是有许多钱,去有音乐表演的餐厅,来到加拿大后,没有仆人,他的母亲需要自己动手洗涮一切,而且始终没有学会说英语,出门就会迷路。这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是段艰难时光。
阿娜伊斯.宁的日记里写她与亨利.米勒及一大票朋友们穷[......]

阅读全文

你是我的镜子

IMG_0029

 

 

 

 

 

 

半夜睡不着,翻身起来听Radiohead最新专辑,整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今天我得知素未谋面但交谈甚深的一位占星师的抑郁症再度发作了。她说每天脑子都不清楚。我说我爱你,如果需[......]

阅读全文

2016年夏

unnamed

 

 

 

 

 

 

回北京……

回北京后,我几乎天天出门走亲访友,以填补我在柏林生活了一年多的精神空白。除了雾霾严重的那几天我只好憋家里。回来半个月,就赶上两次霾,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比例[......]

阅读全文

梦见许多熟人和陌生人聚集一堂等吃饭,一人一桌是课桌,菜单上是西餐,需自己选什么样的面包什么样的配料,还是很上档次的。还没开始之前,我要出去找一个在旁边试衣服的朋友(好像是女明星,四十多)顺便抽烟。旁边两个热情的大哥帮我占了一个就在他们身边的座位,说这座更好,方便聊天。我说这不是我的座,我的座在前面,[......]

阅读全文

一个说了很多的采访

大概是2012年的一个采访

1、都市时报:在大众眼里,你一直是“愤青”、“叛逆”、“另类”的代表,对于这种带有标签式的评价,你怎么看?

春树:这其实是一种束缚,一旦你被标签化了,之后做出另外一种举止,别人就会说,哎,这不太像你啊,也有些人会感到失望,因为他们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在媒体上看到[......]

阅读全文

2012年,我在万寿路

 

自己骨子里有极穆肃的一面。听到同样感觉的音乐就忍不住想哭。比如,朝鲜民歌《阿里朗》。或者是红歌。

 

这家“桂林小吃”店里除我之外还有三个客人,二女一男。一个正在打电话,一个正在埋头吃。那个男的是跟在我后面进来的,我点完菜找了个座,他用浓厚的乡音点完菜,在我[......]

阅读全文

沿一条铁路一次能走多久

 

男孩小索走在铁路上。

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

天有些凉。星星就要漫上天空。天空是一片温和的蓝,像蓝墨水滴在清水里。靠近地平线的一端还有点淡淡的橘黄色。

年少时看苏童的《少年血》,总记得里面写到铁轨上有一只露珠般的粉红色塑料凉鞋。

后来就觉得铁路真是一个神奇[......]

阅读全文

南国少年

南国少年

红豆生南国。南国就是多情的象征。从北京一到深圳,看到窗外的蓝天白云,我差点热泪盈眶——北方有霾。南方有情。

以前也断断续续来过几次中国南方,每次停留的时间都不长,除了某年夏天,等等,那是夏天还是冬天?不重要了,反正在广州的天气里永远是夏天,某年我在广州呆了一个多月,这已经是我在[......]

阅读全文

这个世上仍有理想主义者

发表于荷兰在线:http://helanonline.cn/article/8211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