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诗,第二部分

虎烈拉

必须要上好大学
才能有机会在战场上
碰到同学
他们才有可能达到
替你祝福的思想境界
必须要上好大学
才知道怎么对付
同样上过好大学的对手
最后也许你们会在
死亡面前
惺惺相惜
得到教育
是件难事
牛逼的人往往
会被小混混制住
一生总有那么一两次吧
不过没关系
就当是另外一种
社会教育吧
他们是尘埃
纬度太低了
2013-04-09

我鼓励你们上战场

你的激情与才华哪去了
是啊,哪去了
你怎么就幸福了
平静了
隐忍了
孤独了
怎么就从战士变成间谍了
该死
偶像去哪了
要求别人光华四射的人
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心[......]

阅读全文

2013年的诗 一部分

着火了怎么办

找回那条阿拉伯围巾
纽约帅哥曾经皱着眉
说那代表反对美国
我说NO,
那只是象征自由
十多年前的往事
从来没有远去
它重新回来了
十年后的我
变了很多
染黑了头发
抛弃了摇滚t恤衫
all star改成了芭蕾舞鞋
还有高跟鞋
开始喜欢法式风格
所谓的“优雅”
到底是什么?
……
精英、上层
这些词
媒体、宣传
时尚
诸如此类
……
我减去多余的体重
穿上20岁时的牛仔裤
染黑指甲
撕掉打折卡
同志们,这并非重走过去路
这是第二次革命
我自己的
曾经喜欢是出于本能
现在喜欢是重新的确定
找回那条阿拉伯围巾
重[......]

阅读全文

四首诗的英文版,发表在第二期PATHLIGHT杂志上

Last night I dreamt about Gouzi(昨晚我梦到了狗子)

He was in the middle of a crowd
Showing an apologetic smile
His signature smile
As if he had let someone down
When I woke up
I saw a picture of Gouzi and his son
Already a grown boy
Looks like him, but it’s not him
Gouzi still seems an observer
A[......]

阅读全文

三首,《mao门口的偶遇》等

社会主义的我和资本主义的你

你二十岁的时候去泰国找小姐
我二十岁的时候被强奸
后来我们相遇
你爱上了我
我也爱上了你
我们再也不想
跟别人上床了
2012,1,5

2012年第一场酒

酒桌上
我喝多了
涕泪横流
指着所有人破口大骂
让人下跪
今天酒醒
我想到当时的画面
笑了出来
2012,1,5

Mao门口的偶遇

那天我路过Mao俱乐部的门口
有个人正在看着我
他长得像我的一个前男友
只是比记忆中的他要胖
难道,他来了北京?
意识到我在看他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冰冷而不屑
我没有停下脚步
我加快了脚步
过去已经被抛在了过[......]

阅读全文

再次出发,come boys and girls!

再次出发

蹲在飞机上的洗手间
我观察自己的脸
新长出来的两个包
像两座坟
压在下巴与左脸颊
刚刚染的蓝色头发
有几缕是鲜艳的蓝色
其余是铁锈般的

害怕坐飞机
不是怕死
是每次我都会
在飞机上
情绪失控
一连几十分钟
或者几个小时
我的心情
无比低落
想起过去一幕幕悲惨的往事
我的泪就忍不住
停不下来
坐的时间越长
我想得就越多
无法控制焦虑
我用毯子蒙头哭泣
想要自杀
想让飞机停一下
我要自杀
因为飞机无法停一下
我更焦虑了
更想死了

末日审判
也许就像我在坐国际长途飞机
脑海里的[......]

阅读全文

缪斯超市前言、目录及“春树的缪斯”下载

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缪斯,就连缪斯都希望找到自己的缪斯,这本杂志的名字就是说希望灵感能像在超市买东西一样买到灵感,杂志里的文章就像超市里的货物,总能找到读者所喜欢的物品(也就是灵感和共鸣)。

谁是谁的缪斯?谁又能充当我们的缪斯?书、音乐、电影、绘画、雕塑……一切艺术形式。

现如今缪斯们不愿意仅仅充当他人的缪斯,缪斯本身应该成为艺术,缪斯本人就应该成为一名艺术家。安.兰德在她的小说里就写到了社会是如何不公平地对待天才。人们误解天才、伤害天才,甚至为于自己也不了解的理由想毁灭天才。为什么天才无法得到理应属于他\她们的荣誉和报酬?在天才的相反面,是“乌合之众”么?

缪斯锋[......]

阅读全文

一个胡同串子的生活

一个胡同串子的生活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胡同里的人际关系、语言暴力和缺乏隐私。家家户户离得太近,隔音又不好,家长里短、磕磕碰碰,吵吵闹闹的声音不绝于耳,很难互相保持独立性。

我讨厌走在胡同里一眼看不到头,而两侧又太窄,视野不够开阔,只能抬头看到一小片天空。实际上,我对胡同的厌恶这几年已经有所开始松动,我不像曾经那么讨厌胡同了,可惜最近,我恍然意识到我对于胡同生活还是不够了解,还是太过于乐观了。

几个月前,我搬到离西海很近的一个胡同的一个小四合院,离西海只有十分钟的距离,可以在湖边跑步、散步,离菜市场也很近,很有生活气息。小四合院里面只有一间小平房和一大套复式小二楼。复式小二楼的房[......]

阅读全文

阴谋论还是阴谋?

阴谋论还是阴谋?

 

我一个朋友,从去年开始神经兮兮地跟我说:地球上有外星人!我经常看科幻小说,根本不觉得他说的有什么新奇之处,就答:当然了,我早就相信有另外的高级生命。

《银河漫游系指南》这本书里作家用英式幽默告诉读者:地球的真正主人是小白鼠。就是被当作实验室的实验品的小白鼠!

这绝对是作家的一个胆大想象。只是,我这个朋友并不是和我一样的文学爱好者,他说的地球有外星人并非一种文学想象,他还跟我说,千万不要吃转基因食品,地球只是外星人的一个实验田,我们是被当作劳动工具造出来的。

“怪不得说劳动最光荣呢!”我打了一句岔。我不太希望我们的对话这么沉重,我觉得[......]

阅读全文

灵感何来

(刊登于《在地球上 春树旅行笔记》2013年出版)

在2011 MTV VMA上Lady Gaga女扮男装,在表演了她的代表作You And I 后,有一个颁奖环节,她被请出来,在台上说了下面一段话“每个艺人都靠灵感过活,当我在纽约的小酒馆里无偿演出的时候,有一个人启发了我的灵感,她就是小甜甜布兰妮。”Gaga是少数不忌讳说出影响过她的艺人的人,她不在乎,她的音乐和音乐MTV揉杂了无数灵感,从不同的风格中得到启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台风对于乐队来说至关重要。所有的细节都会在舞台上放大一百倍,不经意的小动作或者是无意中的错误,都会被台下的观众看得一目了然。刚从韩国回来的第三天,我就[......]

阅读全文

扭腰国

纽约,纽约

 

累。好像每次来到纽约,都会觉得累。这座城市是不眠之城,嘈杂万分,每个角落都藏着有趣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许多事,怎么会不累呢。

在纽约,宅简直是种罪恶。这里的人太忙了,忙着工作,忙着去party,忙着上形形色色的短期课程培训班,忙着约会,忙着购物,忙着看心理医生。这是一个物价昂贵的城市,它不允许你浪费时间,更不鼓励你浪费精力。

在纽约,宅也是种享受。窗外红尘万丈,我自巍然不动。在任何一个地方,能静下心来阅读和写作,都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在最安静的一隅,心也不一定就那么平静。

此次来纽约,最大的感触就是纽约开始变得没落了。二战后,全球艺术中心[......]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