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腰国

纽约,纽约

 

累。好像每次来到纽约,都会觉得累。这座城市是不眠之城,嘈杂万分,每个角落都藏着有趣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许多事,怎么会不累呢。

在纽约,宅简直是种罪恶。这里的人太忙了,忙着工作,忙着去party,忙着上形形色色的短期课程培训班,忙着约会,忙着购物,忙着看心理医生。这是一个物价昂贵的城市,它不允许你浪费时间,更不鼓励你浪费精力。

在纽约,宅也是种享受。窗外红尘万丈,我自巍然不动。在任何一个地方,能静下心来阅读和写作,都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在最安静的一隅,心也不一定就那么平静。

此次来纽约,最大的感触就是纽约开始变得没落了。二战后,全球艺术中心[......]

阅读全文

沟壑难填

沟壑难填

 

前天我跟google+发了一条“忙得连买内裤的钱都没了。”话说最近真是很忙,刚跟女杀女演过诗歌实验,又要去北大的某诗歌节去读诗,很快还要为庆祝我主编的纯文学和艺术杂志《缪斯超市》办个party等等,但这些基本都是不挣钱的事,越忙我越穷,加上前两个月一直跟资本主义国家花钱,现在几乎卡里都快没钱了,快回到2001年时的饥寒交迫了。有天我一取钱,发现里面只剩下六百块了,给小时工阿姨的工资都快没有了,在等待下一笔钱到来之前,还真得节衣缩食。其实我也很喜欢这种快要没钱的感觉,算是蛰伏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突破,到时候看我怎么狠狠花钱吧——先给我们家猫们买一百袋儿皇家猫粮。[......]

阅读全文

妇女闲聊录

妇女闲聊录

(刊登于《在地球上 春树旅行笔记》,2013年出版)

“我想你!想你身上的艺术气息!”
“啊哈哈哈……”
“对了我终于理解你喝伊云矿泉水了。”
“哦?”
“是这样的,我去韩国呆了一个多月,住的地方只有一个‘热的快’和一个咖啡壶,我也不敢直接从自来水管里喝水,于是每天都去超市买矿泉水。后来我发现伊云和别的牌子价格差不多,比国内便宜多了,所以我就喝伊云了。就和在国外哈根达斯都是在超市里卖的一样,伊云也没有那么高端化,也很平民。”
“确实,不过,你知道我现在已经到达了拿伊云矿泉水洗头发的境界了吗?”她巧笑嫣然,我一向认为她特别美,是真正的三庭五眼长得都美,年轻时又是[......]

阅读全文

喝香水

喝香水 

刚才我口渴了 
很想把它喝掉 

2011,7,19 

我也认识几个艺术家 

他的设计交织着夜的轮廓 
黑暗是死亡代言人 
由于太绝望了 
他上吊死了 
他的帝国继续扩张着黑暗
他简直就像
没死一样 
他的粉丝们 
在淘宝上预定一款千把块钱的戒指 
这样的事 
我都懂 
也懂那些 
想穿他婚妙结婚想得发狂的女人 

但有些事我还是不懂 
比如 
“甜美并且知性” 
这是什么意思? 
2011,9,x日 

点燃蜡烛洗澡

大部分时候我感到羞耻
我遇到的都是多差劲的男人呵
就别把我们的合影
再拿出来一看再看了[......]

阅读全文

它必须存在

昨晚梦见了狗子

他在一队人里
露出抱歉的笑容
这是他的招牌笑
仿佛他对不起谁
醒来后
我看到一张狗子和他儿子的照片
儿子都这么大了
长的很像他,但不是他
照片上面,狗子仍然像个旁观者
仿佛身无一物
可他身边是他的儿子
不是虚无
2011-07-18

每次出国必忧国

上次到美国
一路重读鲁迅
这回
海子的诗通过微博
又击中了我
困苦和想象击打过海子
你没有像我
沉迷于购物
或者用性来缓解
诗越写越大
才华无处可掷
诗藏不下
他是太阳
诗歌只是月亮
是阴影
没有了太阳
就没有了诗
亲爱的海子
如果你现在在韩国
该怎么过[......]

阅读全文

月经

月经

首尔的这场雨从夜里下到早晨
又持续到下午
它下了我整整一夜的梦
又来干预我的清醒
友人在来的地铁上
我推门出去
我一阵阵眩晕
雨水滴在窗户上
滴在鞋上
莫名的不安在我体内升腾
它们在以我不了解的速度
正飞快地将我改造
此时我像个可怜的幸存者
国内的闺蜜安慰我:
再等等
踏实地等
多少次我都陷入同样的困境
却从未想过根本的原因
难道只是因为我是女人
我的月经迟迟未来

上高中时
有一次
我的月经迟来了十几天
把我妈吓得半死
我倒是若无其事
实际上
那时我常偷偷地
和那个玩摇滚的炮友
去公园做爱

三[......]

阅读全文

近期一组诗

自由和平等,我该选哪个

拎着一大袋刚买来的衣服
在街上碰到一个推着手推车的老太太
她走向一个垃圾箱
弯下腰
小心翼翼
捡起一个塑料袋
我该怎么办
该扔下衣服抱头鼠窜
还是继续走我的路
街上几乎空无一人
有个面无表情手拎酒瓶的老外
还有几个正准备回家的情侣
霓虹灯兀自闪烁
整条街
只剩下老太太和我
2011,5,5

忘记童年的权利

这一条,曾像美国宪法一样用黑体字登在杂志里
那是1945年的美国
青春,犹如一条巨蛇
他们在前头
我们在后头
互相追赶
唯有用文字和影像留下的记忆
除此以外都是鲜活的枯骨
2011,5,10

和平入[......]

阅读全文

给网友及聂鲁达

因为我历经沧桑

在早已成熟的年龄
我不愿再装清纯
为什么看上去一脸沧桑
因为我早已经历过沧桑
已经到了可以回顾前半生的年龄
曾经调戏过我的诗人
听说最近自杀了
我以前的男朋友们纷纷结婚生子
崇拜过我的男孩们
南下打工
茶余饭后想起我来
给我发来短信回顾青春
我沿着15岁时选择的人生轨道一路前进
想象着再活三十年
半老徐娘时
还会有人说我眼神锐利如刀
保持着二十多岁时的沧桑
2011,3,9

越南版《长达半天的欢乐》已出版!

翠青

翠青到达苏州的天泽恩寺时已经是傍晚了。

这之前她坐火车到了苏州,小脉来车站接她。那是个小而肮脏的长途汽车站,四周的人都衣衫不整,一看就经过了长途的旅行。

在烈日下,她抱臂等了四十分钟,小脉却总还不出现。她相信他正在来的路上,那座寺离市区很远,坐车要起码一个半小时。

小脉穿着白色的汉装褂子和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穿过马路,露出笑容,向她走来。阳光下他的脸黝黑,牙齿雪亮。就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小脉瘦且健康,野性未驯,有种山野气息。这两年,她憔悴了,他倒是唇若桃花,像她见他时19岁的样子。他之前总是在流浪,居无定所。不知怎地,就对佛教有了兴趣。因缘际会,来到了苏州[......]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