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句集(一)

截句

“放下!”
我放下包。
“我说的是从心里放下……” ​​​​

当时我没放下 现在放下了

截句

宝宝正在吃兔子耳朵
这个小兔崽子 ​​​​

 

截句

“一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
“挺多的。” ​​​​

 

截句

为平衡多余的欢乐
我从身体里拿出一些痛苦 ​​​​

 

截句

确实有思想且深刻
而且不是我的错 ​​​​

 

截句

“春树失忆了!”
因为我忘了这十几年对方身上发生的事
离开时我黯然
会不会现在发生的我也会忘掉 ​​​​[......]

阅读全文

在一个阴暗的下午,在狗子家和他聊天

采访:春树

 

%e7%8b%97%e5%ad%90

狗子,作家,1966年生于北京。1989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曾在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任编辑、记者。出版作品《一个啤酒主义者的自白》《一个社会寄生虫的愤怒》《空谈》等。

 

老早就想找狗子好好聊一聊我们的写作和生活问题,我们近些年聊得不多,上次见他还是跟单向街书店的一次女性作家和导演的对谈上。他坐在台下,穿一双草绿色匡威。书店在朝阳区的一个购物中心的楼上,其实这环境与狗子并不相配。

我是狗子长年的读者和朋友,他在气质、写作风格和生活方式上更像垮掉的一代,他不时髦,也不引领什么时尚,这些年更少见于杂志采访,他多年来都[......]

阅读全文

随便写写

一天五十个单词。
锻炼身体。比如做瑜珈。
陪孩子玩。
继续写新小说。

我得经常跟自己说,你行的,你可以的,just do it!

昨夜星辰昨夜风

贝娄与诺曼.马内阿的访谈录里说他随同父母从圣彼得堡移民到加拿大,一下子沦为贫民。在首都是有许多钱,去有音乐表演的餐厅,来到加拿大后,没有仆人,他的母亲需要自己动手洗涮一切,而且始终没有学会说英语,出门就会迷路。这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是段艰难时光。
阿娜伊斯.宁的日记里写她与亨利.米勒及一大票朋友们穷困潦倒的生活。她有一回拿到钱,便分给了几个艺术家朋友,以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看看这样的书很有好处。

这些处境也提醒我,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艺术家要扪心自问,有两种角色,哪一种更适合自己。是做一名物质世界的革命者?抑或做一名精神世界的革命者?由物质主义者打造的艺术世界需要有精神的人再去创造[......]

阅读全文

北京夜雨

夜雨,北京

 

删掉你的微信
又加回来
取消你的instagram关注
又关注上
屏蔽你的朋友圈
又忍不住一再偷看
听着你放着音乐唱出声来
莫名其妙 想起《红楼梦》和许仙
唉,我肯定是疯了吧
没事儿我就认了吧
爱很有可能是种秘密武器
也有可能是种幻觉
柏林阳光灿烂
所有人都在街上 听说北京大暴雨已停
我有气无力 无法睡觉
想离家出走
而这就是我爱上你后的感觉
从未写过一首爱情诗的我
只能从别的诗里读出爱情
从没写过爱情的诗
只有用别人的诗来表达我的爱情

汉城的雨

(那是2011年的夏天。一段友谊。今天我又在Facebook上与她联系上了。我说我很想她,她说我也是,“很多想念对你”。那时候我离开时,她递给我一封手写的信,都是韩语,我一句也看不懂,但我明白她的心意。)

Ô

 

 

 

 

 

 

 

(2005年1月19日,时任市长李明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汉城的中文名称正式更改为“首尔”,昔日的“汉城”名称不再使用。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96%E7%88%BE

但以下仍称为[......]

阅读全文

《幼儿园》等几首诗中德版

KINDERGARTEN

im kindergarten neben uns
ein pädagoge spricht mit den kindern
in einer sprache die ich nicht verstehe
freundlich, sanft, tolerant
sicher die beste seite von deutschland
ich sitz im zimmer
als spräch er mit mir in meiner kindheit

2. Juli 20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

阅读全文

你是我的镜子

IMG_0029

 

 

 

 

 

 

半夜睡不着,翻身起来听Radiohead最新专辑,整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今天我得知素未谋面但交谈甚深的一位占星师的抑郁症再度发作了。她说每天脑子都不清楚。我说我爱你,如果需要的话随时找我。她说嗯。
我一直喜欢看她在豆瓣星座小组翻译的星座运程,也会经常看她的微博。从微博看起来,她养了几只猫,还有一条狗,与我的爱好相似,我们都喜欢小动物。
在我还比较痛苦的时候,在柏林,某一天我们通过网络聊了起来。
我向她咨询感情与事业,那时候我犹如困兽,又如走在漆黑隧道里的人,不知[......]

阅读全文

2016年夏

unnamed

 

 

 

 

 

 

回北京……

回北京后,我几乎天天出门走亲访友,以填补我在柏林生活了一年多的精神空白。除了雾霾严重的那几天我只好憋家里。回来半个月,就赶上两次霾,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有那么多朋友可以见,有那么多事可以聊,还有那么多饭馆可以吃,这些全都是在柏林心心念念但无法满足的。

当我和朋友半夜从另一个朋友家聊完天出来,有点饿了,就信步走到三里屯,打算随便吃点夜宵。我们去的是一家澳门小吃店。这里以牛肉面牛杂面为主打,外加花枝丸鱼丸等零食,还可点隔壁甜食店的甜点[......]

阅读全文

春树2016年5、6及7月的诗

 

半夜的饺子

 

半夜饿了
去厨房煎了
我妈下午包的饺子
韭菜猪肉馅的
香极了……

真舒服
这饺子盛在
一个俗气的盘子里
却看着那么亲切
让我觉得
更踏实了

微信里
朋友正跟我说
“我觉得哪儿都一样
有我家人的地方最好”
我说:
“其实
绝对的孤独
我也做不到”

2016,5,4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静静地听德沃夏克

我一个人坐在床头
用耳机听德沃夏克
我最喜欢的那一段
是大提琴拉出来的
我曾在柏林爱乐
听过马友友
拉这一段的
现场
当场我泪水迸出
犹如音乐四溅
现在我听的这一[......]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