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比如美式口音
比如一些单词
我听到“sweet heart”会心一暖
听到dear就毫无感觉
我习惯那些被嵌进记忆的东西
它们组成了我的回忆
呵,那雾气濛濛的早晨
森林
我和同学们
如蘑菇一样散开
寻找一种特别的草
阳光射在
我前面同学的
裙子上
我已不记得
我们是否
还遇到了
一群高年级
外校的同学
阳光哗啦啦
溪水也哗啦啦

我少年时的记忆
戛然而止

我们为什么不晒会儿太阳呢

 

——关于春树和她的新书《把世界还给世界,我还给我》
文/肖睿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春树在路上一边溜达,一边讨论我们这一代人里谁写的还比较靠谱,谁已经完全废掉了。当时是北京的夏天,叶子很绿。我不到三十,还没有开始跑步,走了没多久,我就觉得我要化掉了。我说咱们找个咖啡馆吧。春树说阳光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晒会儿太阳呢。然后,我们两个这么好的作家竟然像两个高中不良少年一样,坐在了马路边的椅子上,看着人来车往,抽起了烟。
我至今还能记得她浮现在墨镜底下的笑容,很秀美,很潇洒,像是电视剧里任务开始前和友人聚餐的女革命党。当时我一边在心中哀叹,估计哥们儿这辈子都不会有如此气质,一边激动的[......]

阅读全文

诗三首

 

想被抚摸

想有一双温柔的手

揉搓 覆盖 抚摸

小巧的A罩杯乳房

想有一双带笑的眼睛看着我

想做爱 想拥抱

身体的要求

这是身体的要求

想上

不想被上

除非我也想上

不想谈恋爱

只想和酷的人

亲密无间

共度一段

时光

是谁都行

他是谁都行

酷就行

……

2015,2,6

 

画廊间隙的唠嗑

 

你知道我的画展最少的时候来了几个人吗?

四个。

我、画廊老板、我的一个[......]

阅读全文

雪景柏林。

L1030422

找到几首诗

万泉河水清又清

 

凌晨的北京
你们走过天安门
去上班

我的电视机早就不看了
扔到阳台上多少年了
所以凌晨的北京
你们走过天安门
去上班
只是能过家人的叙述
我的想象
在我脑海出现的景像
 

 

摇滚青年林立果

“联合舰队”的队长
偷偷穿着喇叭裤
在别人都看样版戏的时候
他在空军大院宿舍里
通宵达旦
播放摇滚乐
他给小伙伴儿们
读了一首食指的
《相信未来》
他看美国电影
也许他还写点先锋小说
军队大院儿的红二代
是中国最早的
摇滚爱好者

我想和他交个朋友
那时候
可他已经在[......]

阅读全文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突然想有个帅哥陪着,亲吻,诉说,谈恋爱。或者,不“谈恋爱”,就只是互相沉浸在心满意足的气围里,就像收藏美好,在大把的时间的沙漠里收藏绿洲。还记得特别美好的片断,就是香港山顶的求婚(我没答应)、泰国船上合影、坐大船去瑞典还是哪里,看大海的波浪、在一棵开满花的树下躺着唠嗑,风一吹花瓣洒下来……

晚上一个人想到这些,可惜手边也没有酒。只好叹一口气。想到这些,也许是热烈的青春期与相对平静的成年生活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吧。我常在微博上看到读者留言说,我的小说陪伴了他们的高中或者大学生活,现在一切物是人非,他们就很怀念那时的我们,那时的青春。80后是失落[......]

阅读全文

春树:点燃蜡烛洗澡(沈浩波)

点燃蜡烛洗澡

春树

 

大部分时候我感到羞耻
我遇到的都是多差劲的男人呵
就别把我们的合影
拿出来一看再看了
月圆的晚上
容易想到缪斯
想到家暴
想到有过短暂情史的
长发蓝眼睛
我们互抽对方大嘴巴
在酒店的床上翻滚
洒落一地烟灰
真是个意外之夜
久违的疯狂
不做爱只接吻
当然他必须消失
他懂,于是先走了
留下一趟短途旅行和一篇小说
无法信任那些说谎的人
同时也不原谅自己
对生活的不满
造就了我的美丽
摩拳擦掌想到这些
想到老金斯堡的“内心暴跳如雷”和“窗外的杂种还是挺多的”
揪落红玫瑰花瓣
在男人的阳具插入之前
我[......]

阅读全文

南国少年

南国少年

红豆生南国。南国就是多情的象征。从北京一到深圳,看到窗外的蓝天白云,我差点热泪盈眶——北方有霾。南方有情。

以前也断断续续来过几次中国南方,每次停留的时间都不长,除了某年夏天,等等,那是夏天还是冬天?不重要了,反正在广州的天气里永远是夏天,某年我在广州呆了一个多月,这已经是我在南方停留时间最久的一次了。每次我都好吃好喝,与朋友们纵情欢乐,对南方的肥大翠绿的树木着迷,感慨11月12月居然还有美丽的花树长满南方的街道,居然还有无数的水果任你选择,居然吃饭的时候有免费的龟苓膏不需要花钱买。听起来很惨,但这就是在北京生活的后遗症,北京,这个有着光环的历史古城,一个北漂们梦寐以求的[......]

阅读全文

Bisous!

上学去

距我报歌德学院学德语已六、七年,在这漫长又一眨眼即过的时间段里,从来没有报过什么班,考过什么试。当然,驾校不算。在纽约我曾短暂地上过一次英语班,那里没有考试,或者说考之前,我就不去上课了,直接投入到了火热的纽约生活中去了。
不知道脑子搭错了什么筋,抑或是日子太安闲,我突然冒出来一个学法语的想法。这和这些年喜欢法国也有点关系。曾经在法语联盟对面的小区住过几个月,也在它前海校区对面的胡同住过一阵,我都没想过要去学。生活就是这样,c’est la vie,当你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地利”和“天时”。我一下子搬回了海淀区,年龄也不再是二十出头了。

不幸报了一个早晨上课的班,每[......]

阅读全文

几首

 

倒计时

 

书架上那束黄玫瑰
是我明年搬到柏林的时候
带不走的东西
我有太多带不走的东西
我目光所及处
除了能带走的
全都是我的负担

 
今天晚上,我要坐飞机去柏林

从来没有在深秋来过柏林
我更想在寒冷的季节
到温暖的地方
那个圣诞节
我们去了泰国
新年的夜里
岛上有人放起了烟花
party持续了一晚夜
柏林的冬天
肯定很冷
就像我从来没去过的
中国北方

 

 

北京生活
突然发现
书桌上的
塑料盒上
有层厚厚的土
我任由它们呆在上面而不去擦
已[......]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