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正在百无聊赖或者写诗

联合广场,我们一起看电影

谁是那个和我一样
坐在电影院里
把字幕都看完的人
灯光逐渐亮起
音乐还在持续
人们怅然若失
他们知道
他们无法毁灭那个天才
2010,10,13

夜晚的辛吉丝卡

下午我在书店
买了一本波兰女诗人的诗集
很贵
但还是买了
每次读到她的诗
都带给我好心情
让我有足够的底气
让喋喋不休的群众去死
2010,10,12

他叫我妹妹

他叫我妹妹
他叫我朋友
这真让人惊讶
朋友这个词
被随口叫出来
真让人惊讶
像叫另外一个人
朋友这个词
从未像此时一样陌生
我要答得很迅速
好或者没问题
我猜我是以[……]

阅读全文

活不下去——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第十章

厌世者

蓝色寂寞去通州上学后有一天来看过遇断。说他前几天自杀了。

应该是自杀未遂,不然他也来不了。

他挽起袖子,遇断这才看到他戴了一个绿色的护腕,蓝色寂寞自己把手上的护腕摘下,他皮肤上盘桓着深深浅浅的道子暴露出来,还有黑色的缝针的线。

你为什么要自杀?遇断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蓝色寂寞说。

当时我被送到医缝针,我觉得一点也不疼。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医生让我别把创可贴撕下来,他妈的,我才不管呢,我一出医院就给扯下来了。

你想过自杀吗?蓝色寂寞问。

想过。

那你会自杀吗?

不知道。

除非……除非我[……]

阅读全文

全民崩: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怒不可遏

 

春末夏初,遇断有了一次荒谬旅行。是去某省省会J城参加一个类似于“玫瑰之约”的节目。节目结束后,遇断和沙子走在路上,沙子陪她回宾馆。“你说得挺好。”沙子说。中途她决定去喝咖啡,天上下起了雨。真的是小雨,毛毛雨。她感到久违的愤怒,好像刚打完仗,险胜。

她做到了!
那场小雨下得正是时候!

做完节目第三天,遇断回S城。导演给她买的居然是早晨的硬座。遇断自己上车后换成了卧铺。其实做那节目没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她不怪那个导演,导演在她临走时送给她一套DVD,并且说,这套片子,J城只有两个地方有卖的,我买了二套,一份给我的朋友,一份给你。
回到S[……]

阅读全文

从来就没有人生导师

我上小学时突然意识到有个女孩是我的导师。有天我们聊天,我问“你看过《红与黑》吗?”“没有。”我顿时很得意,哪想她接着说,“我看过《罪与罚》。”我当场崩溃,因为我连这本书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后来我拼命看书就是为了她,为了跟她聊天时不丢面子。

总有一段时间,目光所及处,都是自己的老师,每个人都有某处比自己强,每个人都看起来灿烂夺目似乎完全无法被打败更似乎完全无法被复制,他们每个人都那么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完整而纯粹,多一点少一点都不是他们。我们光看到他们就心迷沉醉,就想成为他们。他们被俗称为“偶像”。很有可能你13岁时的偶像是那个巷子里领居家的17岁的大哥哥,或者是隔壁班调皮捣蛋流里流[……]

阅读全文

四大天王

四大天王

中德美日
我爱过
这四个国家的男人
想到他们
我就想到
漫画小说里
矗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的四个战神
他们基本上
能代表他们国家国民的特点
我祈祷
不要让他们
有朝一日遇上[……]

阅读全文

光年——选自小说《光年之美国梦》

光年

生日那晚下雨了。朋友们陆续赶来我刚搬进去的小公寓,聊天、嬉笑、打闹,喝光了三瓶酒,红、白葡萄酒和Rum酒。没有人喝醉,我也没有。

我的前男友也来了,但我们几乎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几个外国人躲在客厅说英语,我们中国人在厨房与走廊之前说中文。

凌晨三点半,大家终于都走了。我关上门,望着突然寂静下来的房间和一片狼籍的桌子,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楼下传来喝醉了的路人的吵嚷声,这里是市中心,不远处的街道上有着本市最大最火的几家迪厅和夜店,每到周末,车水马龙的声音便不绝于耳,我觉得我就是新时代霓虹灯下的哨兵。

我一个人住在这间房子里。它的安静和空大总是在提醒我的失败。那个[……]

阅读全文

德国苍穹

德国苍穹

迫于经济压力,我们坐的是最便宜的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不能直飞柏林,得在俄罗斯机场呆上七个小时。这俄罗斯机场可真没什么好逛的,透着种英雄落魄,东西卖得比资本主义国家都贵。哦对,现在他们也改资了。可没改好,还有种社会主义强硬。售货员都有种你爱买不买不买别瞎碰的熟悉感。在逛机场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好像很面熟,仔细一想,这不是我对外发言人的某女士吗?

我真想冲出场,去红场看看。我有件印着“CCCP”的红T恤,我想穿着它给纪念碑献朵花(我还是喜欢CCCP这个名字)。在柏林我打算穿一条有点歌特的黑裙子,标准的朋克鱼网袜配黑色All Star或者马丁靴。[……]

阅读全文

曼谷惊魂——选自《光年之美国梦》

第一章

我们又踏上去远方的旅程。一想到要离开冰天雪地的北京,我们都长抒了一口气。

飞机上。我的头隐隐作痛。Martin在看一部欧洲电影。我翻遍了飞机上的免费杂志。百无聊赖时想看小说,找了半天才想起来书都放在托运的行李箱里。接下来的时间没法看书,这让我有些后悔。

我拉拉他的胳膊,想跟他聊会儿天,哪知他看电影正看得入迷,不耐烦地把我的手拨了回去。

我又拉了拉他的胳膊。“干吗呀?”他说,眼睛还盯着屏幕。

“聊会儿天吧。”我说。

“看完再聊。”他漫不经心地说。

“那我现在干吗呀?”我有些上火,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

“这电影很有意思,你也看吧。”他[……]

阅读全文

42天——选自小说《光年之美国梦》

四十二天

在等待签证期间我与宁的生活。

10月24日
清晨我目送Martin出门。临走时,他让我一拿到签证,就立刻跟他联系,他会立刻在网上给我订一张去美国的机票。
我的护照还放在美国大使馆。之前一个星期是我们两个人最焦躁的阶段,每天都给大使馆打电话问签证的事,他们不是没人接就是语焉不详。
这个晚上我一直看DVD看到午夜,我为自己挑了张经典恐怖片《异形》。看完《异形一》我还不满足,连着把三集都看了,最后才搂着枕头睡了过去。

10月26日

“中国护照太不好用了,简直是一张废纸。”
“是啊,中国护照出奇地不好用。香港、台湾的护照都比这管用多了,哦,错了,香港台湾也分别[……]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