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娃娃

玩具娃娃

他的蓝眼睛眨巴着看着我
睫毛很长
他嘴巴里有一块棕色的东西
像长了牙
我替他抠了出来
他看着我
不哭不闹
我继续替他清理脸上的脏东西
我本来就是个妈妈

哦!我没有办法
我把他倒过来放在沙发上
他后背露出了胶带
生产标签上写着
“中国制造”
2018,6,29
今晚

摩拜自行车的车筐里装着我刚从超市买来的食物
其中肉粽是我回家就想吃的
装点心的塑料袋被撕破了
我站在点心柜台时一对情侣在我前面挑选
那个女孩扫过我几眼
我目光平视向前
透过镜子打量自己

突然想喝啤酒
而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喝啤酒抽烟
是我今晚出门前就想好的[......]

阅读全文

新生与死亡——评《乳牙》

阅读全文

诗人再会

自拍

自拍一张裸照
有我的剖腹产伤疤的
在衣柜镜子前
洗完澡后
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给我拍
我就自己拍了
这张照片 没法出现在书里
没法发朋友圈
甚至没法贴在Instagram——
会被当成色情照片删掉的
我用客观的眼光打量
还可以
镜子有点脏
胸有点小
那道伤疤
犹如一个破折号
转而我爱上了它
作为一张照片
它无可挑剔
我发现我还是那么青春
那么迷茫
我一下子想起很多往事
那年,跟男朋友吵完架
我买了张去青岛的机票
退伍的军人来机场接我
我们开车经过海边
中国的海,黄海
对面的海叫太平洋

2016,9,25

冲撞

我发现我[......]

阅读全文

夜晚

L1030802

《并排》及《朝鲜夜晚》诗两首

Chun Sue
ZUSAMMEN AUFGEREIHT

am nachmittag ist mir fad
endlich les ich das buch
das mir vor einem jahr
jemand aus freundschaft geschenkt hat
ich les alle gedichte
traurig sein und betrübt
kommen ein paarmal vor
sex auch nicht wenig
große namen sind hasenlöcher
in der wildnis genau so hä[......]

阅读全文

《生活之难》及《幸好》

生活之难——谁能救得了谁

一个段子
讲生活之难
打动我的是细节
老婆参加的微信群的名字、
情人嚎哭60秒发30条、
心理医生上厕所擦眼泪
上师让你想起你爸
等等等等
反正
你的老婆救不了你
你也救不了她
你情人救不了你
你也救不了她
你的心理医生自己也有心理医生
他私下里也觉得你是个傻逼
太绝望了,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你
在这个段子里
每个人都活得那么费力
那么生动
每个人都得到生活的一点馈赠
但没有一个人得全了
只有多余

2017,5,25

幸好

我从来不是一个游刃有余安排好日常生活的人
我总会带一样一只鞋出门
我总会在[......]

阅读全文

烧焦了的洋葱真好吃啊……

晚上,我家有朋友来做客。她在巴黎读书结婚,后来搬到瑞士,再后来搬到柏林。来柏林后,她开了家画廊,我们有不少共同的朋友,也就这么认识了。想起来真好笑,我在柏林的朋友都是搞艺术的,只有我一个人既不会画画也不懂艺术。烤箱里有盘猪肉配洋葱圈,我还炒了个西兰花,蒸了米饭,切了小西红柿,家里还有面包和西班牙香肠。她带来一瓶红酒和一块奶酪。

我跟她聊着天,完全忘了还在烤肉这件事。直到闻到厨房里有些发糊的味道时,我才想起来。赶紧关烤箱,一拉开烤箱门,一股热气迎面喷来。把盘子端出来一看,肉的边缘已经有些发黑了,幸好不太严重。更好的是我和朋友都是中国人,我们不介意肉烤焦了这件事。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没[......]

阅读全文

六月底的诗

六月底的诗

我们该如何生活?我们该怎么办
太多的问题在我脑里形成蜘蛛网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生活的问题、现实的问题
面对永恒我只能哭泣

然而面对瞬间
我目瞪口呆
浪费了时光
那些大片的草地、金黄的阳光,雪夜……浪费了
浪费了我的青春
浪费了北京
浪费了大把挣钱的机会
浪费了得到救赎的可能

在地球上最遥远的角落
得到幸福都是有可能的
对我来说,幸福并不可能
至少目前……

我与猫相对无言
搂抱着度过那些孤独的夜晚

我数硬币
总是不够
总是差一、两块钱
那么多硬币,洒满桌子
然而不够

我的美丽也是多余
路过我的男人说
“H[......]

阅读全文

截句集(一)

截句

“放下!”
我放下包。
“我说的是从心里放下……” ​​​​

当时我没放下 现在放下了

截句

宝宝正在吃兔子耳朵
这个小兔崽子 ​​​​

 

截句

“一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
“挺多的。” ​​​​

 

截句

为平衡多余的欢乐
我从身体里拿出一些痛苦 ​​​​

 

截句

确实有思想且深刻
而且不是我的错 ​​​​

 

截句

“春树失忆了!”
因为我忘了这十几年对方身上发生的事
离开时我黯然
会不会现在发生的我也会忘掉 ​​​​[......]

阅读全文

在一个阴暗的下午,在狗子家和他聊天

采访:春树

 

%e7%8b%97%e5%ad%90

狗子,作家,1966年生于北京。1989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曾在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任编辑、记者。出版作品《一个啤酒主义者的自白》《一个社会寄生虫的愤怒》《空谈》等。

 

老早就想找狗子好好聊一聊我们的写作和生活问题,我们近些年聊得不多,上次见他还是跟单向街书店的一次女性作家和导演的对谈上。他坐在台下,穿一双草绿色匡威。书店在朝阳区的一个购物中心的楼上,其实这环境与狗子并不相配。

我是狗子长年的读者和朋友,他在气质、写作风格和生活方式上更像垮掉的一代,他不时髦,也不引领什么时尚,这些年更少见于杂志采访,他多年来都[......]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