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于生活和创作之间

我修好了我的巧思相机,其实只是因为里面的电池没电了而已。这相机是大概十年前,我当时的男友送给我的。一直很好用,我用它拍过几卷胶卷,我很懒,一卷胶卷能用大半年。我拿它拍过老家村里的土路、老家农村的房屋、我小时候邻居大姐姐,那时候她还没出嫁。在照片上,蓝色的背景下,她穿着一袭柔软明亮的红毛衣,露出一口整齐的白色牙齿。(翻出那张照片才发现,不是红色的毛衣,而是红棉袄)我还拿它拍过我在北京住过的地方,还有当时我小房间的音箱上放着的海军军帽,背景是青春期时我在墙上贴的许多许多海报。

当我意识到它的优秀之处时,立刻就决定,重新拿它拍些东西。放上新电池后,它又开始启动了,里面的胶卷显示已经拍了20张,我用它给家里的猫拍了几张,看来过几天,就可以拍完去洗胶卷了。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