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一条铁路一次能走多久

 

男孩小索走在铁路上。

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

天有些凉。星星就要漫上天空。天空是一片温和的蓝,像蓝墨水滴在清水里。靠近地平线的一端还有点淡淡的橘黄色。

年少时看苏童的《少年血》,总记得里面写到铁轨上有一只露珠般的粉红色塑料凉鞋。

后来就觉得铁路真是一个神奇又有点残忍的地方。能把人带往远方,也能吞没一些生命和记忆。

“火车开往冬天” 小索常常来这条铁路,沿着铁路缓缓地走。黄色的小雏菊四散开放。蒲公英的花洁白芬芳。鼓着腮帮子吹上一下,它们就顺着阳光飘远了。

少年时常随紫予到处走动。他骑一辆自行车,我骑一辆稍小些的。两个人并排。去大学上自习,他用录音机随身听听小野丽莎,听钢琴曲,听郁冬和沈庆。

他带我坐火车去天津。他极迷恋坐火车的感觉。古老、缓慢。陌生的路人,有些沉旧和落拓。那种“再见”和挥手告别都是他所喜欢的。 他也一直穿简单的衣服。他有简单的喜欢。

还记得和紫予在天津时,我穿一件橙色棉T恤,一条浅蓝色牛仔裤。

紫予有种耐心的忧伤。 缓慢但不可抑制。一点一点地沉溺。 我们像两个流浪的孩子,在周末和假期去过北京所有能骑自行车去的地方。 他节制得不食人间烟火。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在一起只吃过一次牛肉面。

我们有过最“大学生”的精神培训,不得不承认在随后的几年中没有他的陪伴我时常怅然若失。

他身上有一种洁净的品质,现在很少会有人像他一样写那么长那么频繁的信,每个人都写得很认真的样子,如此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友情,每个周末都不间断地骑自行车到自己我们喜欢的地方“旅行”。

在一个冬季的校园中,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都宝”烟,在我略微惊异的目光中请我吸一支。

那个冬天,我们也找到一条铁路。可铁轨上没有一个叫小索的孩子。

那年的万寿路、苏格兰草原和西希。

那年的紫予。

ChunSue
春树(Chun Sue),中国当代作家、诗人。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