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瞎我的狗眼

耀瞎我的双眼

与往常一样的傍晚
我穿好黑靴子、黑裤子和一件从二手店里买来的美军夹克
出去约会
它领子上有一排方钉
也许是某个小朋克以前穿过的
很便宜,也可以说它很贵
没有人买它,直到碰到了我
直到成年后
我才开始穿黑色的裤子和鞋
我讨厌黑色
它令我感觉压抑
那一次是因为我的狗死了
我才连穿了三天的黑衣服
20岁以前
我只喜欢涂深色的嘴唇
染红色的头发
每次都将新人覆盖旧人
每次我都对新人滔滔不绝地诉说
我见过的光芒
至于它们是怎么耀瞎我的双眼
我避之不提
总是期待这一次的冒险强过上次
更期待的是彻底的摧毁
我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可以再玩一[......]

阅读全文

从下午开始回家

从下午开始回家

1

生活被我攥在手里
我却时常松开
这是不是说明
我依然不愿意
熟练地掌握
这个世界

2

在公交车站等车
看到形形色色的人
都是打车的时候看不到的
他们不着急
比我从容
我更不着急
我有的是时间
可以坐错车
我点上一支烟
在报摊买了一张《南方周末》
站在我前面的大哥
在看《环球时报》
很爱学习的样子

3

我向售票员打听
哪站下车可以换地铁
她露出一口白牙笑了
“哪站都不能,
如果你要坐地铁,你根本就不该上这趟车。”
“我只要离开
——这儿就成了。”
我指着窗外
她听懂了,
“那你可以在任何一[......]

阅读全文

空军招待所

空军招待所

 

在我住的楼的对面
是一座跟我住的楼
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楼
都是三层都是十几年前
同一设计师的作品
它刷上了一层新漆
这是唯一有别于另外几幢楼的地方
在夜晚,它总有一扇窗户
亮着光
常有黑色的白色军牌的车进出
如划动在宇宙里的航船
或水下潜艇
易被忽略
其余时间
大门紧闭
我们相安无事
他们放他们的流行歌
我放我的摇滚乐
我们遥遥相望
我决定
最终会有一天
我要去这里住一下

 

他上路了,再也没回来

早饭是一杯咖啡和几枝烟
我坐在阳台的阳光里看《上车走人》
这本书几年前我买过
被某个朋友借走
再没还给我
我已不记得是谁借走这本书
他从记忆中钻出来
“哎,这本书我带走了”
就再也没回来

那时你正在百无聊赖或者写诗

联合广场,我们一起看电影

谁是那个和我一样
坐在电影院里
把字幕都看完的人
灯光逐渐亮起
音乐还在持续
人们怅然若失
他们知道
他们无法毁灭那个天才
2010,10,13

夜晚的辛吉丝卡

下午我在书店
买了一本波兰女诗人的诗集
很贵
但还是买了
每次读到她的诗
都带给我好心情
让我有足够的底气
让喋喋不休的群众去死
2010,10,12

他叫我妹妹

他叫我妹妹
他叫我朋友
这真让人惊讶
朋友这个词
被随口叫出来
真让人惊讶
像叫另外一个人
朋友这个词
从未像此时一样陌生
我要答得很迅速
好或者没问题
我猜我是以[......]

阅读全文

活不下去——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第十章

厌世者

蓝色寂寞去通州上学后有一天来看过遇断。说他前几天自杀了。

应该是自杀未遂,不然他也来不了。

他挽起袖子,遇断这才看到他戴了一个绿色的护腕,蓝色寂寞自己把手上的护腕摘下,他皮肤上盘桓着深深浅浅的道子暴露出来,还有黑色的缝针的线。

你为什么要自杀?遇断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蓝色寂寞说。

当时我被送到医缝针,我觉得一点也不疼。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医生让我别把创可贴撕下来,他妈的,我才不管呢,我一出医院就给扯下来了。

你想过自杀吗?蓝色寂寞问。

想过。

那你会自杀吗?

不知道。

除非……除非我[......]

阅读全文

全民崩:节选自《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

怒不可遏

 

春末夏初,遇断有了一次荒谬旅行。是去某省省会J城参加一个类似于“玫瑰之约”的节目。节目结束后,遇断和沙子走在路上,沙子陪她回宾馆。“你说得挺好。”沙子说。中途她决定去喝咖啡,天上下起了雨。真的是小雨,毛毛雨。她感到久违的愤怒,好像刚打完仗,险胜。

她做到了!
那场小雨下得正是时候!

做完节目第三天,遇断回S城。导演给她买的居然是早晨的硬座。遇断自己上车后换成了卧铺。其实做那节目没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她不怪那个导演,导演在她临走时送给她一套DVD,并且说,这套片子,J城只有两个地方有卖的,我买了二套,一份给我的朋友,一份给你。
回到S[......]

阅读全文

从来就没有人生导师

我上小学时突然意识到有个女孩是我的导师。有天我们聊天,我问“你看过《红与黑》吗?”“没有。”我顿时很得意,哪想她接着说,“我看过《罪与罚》。”我当场崩溃,因为我连这本书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后来我拼命看书就是为了她,为了跟她聊天时不丢面子。

总有一段时间,目光所及处,都是自己的老师,每个人都有某处比自己强,每个人都看起来灿烂夺目似乎完全无法被打败更似乎完全无法被复制,他们每个人都那么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完整而纯粹,多一点少一点都不是他们。我们光看到他们就心迷沉醉,就想成为他们。他们被俗称为“偶像”。很有可能你13岁时的偶像是那个巷子里领居家的17岁的大哥哥,或者是隔壁班调皮捣蛋流里流[......]

阅读全文

四大天王

四大天王

中德美日
我爱过
这四个国家的男人
想到他们
我就想到
漫画小说里
矗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的四个战神
他们基本上
能代表他们国家国民的特点
我祈祷
不要让他们
有朝一日遇上

光年——选自小说《光年之美国梦》

光年

生日那晚下雨了。朋友们陆续赶来我刚搬进去的小公寓,聊天、嬉笑、打闹,喝光了三瓶酒,红、白葡萄酒和Rum酒。没有人喝醉,我也没有。

我的前男友也来了,但我们几乎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几个外国人躲在客厅说英语,我们中国人在厨房与走廊之前说中文。

凌晨三点半,大家终于都走了。我关上门,望着突然寂静下来的房间和一片狼籍的桌子,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楼下传来喝醉了的路人的吵嚷声,这里是市中心,不远处的街道上有着本市最大最火的几家迪厅和夜店,每到周末,车水马龙的声音便不绝于耳,我觉得我就是新时代霓虹灯下的哨兵。

我一个人住在这间房子里。它的安静和空大总是在提醒我的失败。那个[......]

阅读全文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

Powered by Vote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