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条命》读者感言

(但我忘了是谁写的了)

昨晚用了几个小时看完了春树的三本书。觉得这个小孩的文字太HIGH了。《2条命》中的大段文字明显是飞了之后写出来的。于是我就很想找找飞的感觉——狂抽了3根中南海点八,喝了大半杯纯VODKA,然后我就直接飞进被窝了。

在被窝里飞着的同时,印象最深的是,八零后好孩子楠楠在一次梦中见到英明神武和蔼可亲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握着主席温暖的大手,好孩子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感谢您解放了全国人民。第二句是:您可千万千万千万别发动文化大革命呀——后面专门接着说文革。

印象第二深的是,“我和傻逼的最大区别,在于我比傻逼有钱。”——让我真的很想当一个很有钱很有钱的SB,也能面[……]

阅读全文

天启

疲惫的一天结束了,时间指向凌晨一点半。最近总是这么晚才能休息,才能有点独处的时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打算把书房的灯和电脑关掉睡觉,结果坐下来,被音箱里正在播放的歌吸引了,一下子听了进去,就像第一次听到它,又像是许多次听它。是罗大佑的《那是我不能了解的事》。我想到了少年时的暑假回老家,就听的这首歌,那时候还是磁带,用的是邻居家的熊猫牌收音机放的。我们躺在地上,听着罗大佑。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有种辽远的心态,想到家乡的田野和天上的云,夏天的蝉鸣和秋天的雨。那真是少年时快乐的日子,心智初启,对一切都怀有好奇,深信未来是美好的。

一首歌能带人回到过去,能让我眼前立刻就浮现出彼时彼刻的气味、情[……]

阅读全文

诗评

 

阿斐(原名李辉斐,1980年生于江西都昌。1999年第一次发表诗歌,2000年在《下半身》发表作品,为“下半身”诗群最年轻的成员。):

我喜欢春树的诗,我建议你也喜欢。

她的诗歌是从身体内流淌出来的,带着生命的热度,带着血性,与虚伪、深沉、圆滑绝缘。所以读她的诗能让人亢奋,唤回老弱病残已逝的青春,让那些企图逃离躯壳的灵魂无处可逃。

我喜欢她的诗中赤裸裸的虚无。很多人害怕虚无,比如我,所以用承担来掩盖自己对虚无的恐惧。在这样的时代,不正视虚无的人将会在盲目努力的路上死得很惨。春树的诗将会让虚无者找到认同感,找到一个贴心的伴儿,她让虚无变成一件正大光明[……]

阅读全文

正方的词语——评春树的诗

 

正方的语词

舒洁

 

春树的诗歌是一个不可妥协的世界,这不是固执,这是源自独立性的坚守。如果你承认人的体验具有不可替代性,那么,你就不会轻言另类。

她对《召唤》的描述是冷寂的,那是真实的孤独。人会自囿或被动囿于某一时间中,这时,渴望挣脱就如精神历险,这不可说,但可写,比如诗歌。她的《召唤》带有鲜明回溯的印痕,那个过程,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图景绳索一样捆绑着什么?她召唤,当她独自离开走到“铁门”之外时,她获得了诗,同时实践了充满奥秘的尝试。

《上午,经过长安街》读来心痛,这样的体验存在共性。春树诗歌的独特性在于,她摒弃修饰,她为故者塑像,借助于精神附[……]

阅读全文

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我习惯那些少年时记忆里的东西
比如美式口音
比如一些单词
我听到“sweet heart”会心一暖
听到dear就毫无感觉
我习惯那些被嵌进记忆的东西
它们组成了我的回忆
呵,那雾气濛濛的早晨
森林
我和同学们
如蘑菇一样散开
寻找一种特别的草
阳光射在
我前面同学的
裙子上
我已不记得
我们是否
还遇到了
一群高年级
外校的同学
阳光哗啦啦
溪水也哗啦啦

我少年时的记忆
戛然而止[……]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不晒会儿太阳呢

 

——关于春树和她的新书《把世界还给世界,我还给我》
文/肖睿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春树在路上一边溜达,一边讨论我们这一代人里谁写的还比较靠谱,谁已经完全废掉了。当时是北京的夏天,叶子很绿。我不到三十,还没有开始跑步,走了没多久,我就觉得我要化掉了。我说咱们找个咖啡馆吧。春树说阳光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晒会儿太阳呢。然后,我们两个这么好的作家竟然像两个高中不良少年一样,坐在了马路边的椅子上,看着人来车往,抽起了烟。
我至今还能记得她浮现在墨镜底下的笑容,很秀美,很潇洒,像是电视剧里任务开始前和友人聚餐的女革命党。当时我一边在心中哀叹,估计哥们儿这辈子都不会有如此气质,一边激动的[……]

阅读全文

诗三首

 

想被抚摸

想有一双温柔的手

揉搓 覆盖 抚摸

小巧的A罩杯乳房

想有一双带笑的眼睛看着我

想做爱 想拥抱

身体的要求

这是身体的要求

想上

不想被上

除非我也想上

不想谈恋爱

只想和酷的人

亲密无间

共度一段

时光

是谁都行

他是谁都行

酷就行

……

2015,2,6

 

画廊间隙的唠嗑

 

你知道我的画展最少的时候来了几个人吗?

四个。

我、画廊老板、我的一个[……]

阅读全文

雪景柏林。

L1030422[……]

阅读全文

找到几首诗

万泉河水清又清

 

凌晨的北京
你们走过天安门
去上班

我的电视机早就不看了
扔到阳台上多少年了
所以凌晨的北京
你们走过天安门
去上班
只是能过家人的叙述
我的想象
在我脑海出现的景像
 

 

摇滚青年林立果

“联合舰队”的队长
偷偷穿着喇叭裤
在别人都看样版戏的时候
他在空军大院宿舍里
通宵达旦
播放摇滚乐
他给小伙伴儿们
读了一首食指的
《相信未来》
他看美国电影
也许他还写点先锋小说
军队大院儿的红二代
是中国最早的
摇滚爱好者

我想和他交个朋友
那时候
可他已经在[……]

阅读全文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舍不得的那些早已失去

 

突然想有个帅哥陪着,亲吻,诉说,谈恋爱。或者,不“谈恋爱”,就只是互相沉浸在心满意足的气围里,就像收藏美好,在大把的时间的沙漠里收藏绿洲。还记得特别美好的片断,就是香港山顶的求婚(我没答应)、泰国船上合影、坐大船去瑞典还是哪里,看大海的波浪、在一棵开满花的树下躺着唠嗑,风一吹花瓣洒下来……

晚上一个人想到这些,可惜手边也没有酒。只好叹一口气。想到这些,也许是热烈的青春期与相对平静的成年生活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吧。我常在微博上看到读者留言说,我的小说陪伴了他们的高中或者大学生活,现在一切物是人非,他们就很怀念那时的我们,那时的青春。80后是失落[……]

阅读全文